逐渐走向封闭的独立博客

这一篇文章原本是在2020年4月26日发布。

由于自身的因网络人际原因以及本身的“对人敏感”,原因,且最近去看了心理医生,回顾了下自己从小时候的经历,以及最近看了一本书,《为什么我们总是在逃避》,应该是对我的这一种行为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:这就是心理防御机制。

行为

首先,我关闭了RSS

两种简易方法:插件方法与代码方法,这在本文最后会提到 1

一些不想看到的人,与不想让人看到

由于自己最近很容易在网络上与人“杠”起来 2,所以产生了一些不想看到人,即使是微信。

如果是普通且传统的文章,我不会选择加密,相反我会选择做好SEO,在网络上进行宣发,但目前看我的博客文章主要是进行批判,所以:

“设为私密”以及密码,还不够吗?

也许可以了。但由于文章与隐私的特殊性,甚至连标题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。

虽然很想让前同事看,但是他们会进行密码尝试,使用各种方法,只要他们有黑客技术,或者有足够多的时间进行尝试。

若设为私密,这与自己做输出,“渴望得到回馈”的想法正好是相悖的。

大浪淘沙

独立某群里也有人没将自己的博客放上来,于是当时就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但是很遗憾,目前找不到聊天记录了

应对

正如之前章节提到的,不仅仅是应对那些人(圈子太小了,你知道我在说什么),以及应对这些事,我目前的一些方法,但受制于环境限制,必须自己得调整心态,承认自己的不足,变得更加开放。

这件事上的心理防御机制

最近我在读《为什么我们总是在逃避》 3,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,所以还是在博客中进行自己的心理分析,才有用吧。

在这个行为中,我目前似乎用了以下的心理防御机制:

“压抑”自己的需求:文章的宣发需求、获得评论与反馈的需求,使用不提交、不写博客名称 4的“拒绝合作”的方式进行心理防御,否定自己的意识;

想了想可能还有“反向形成”:

做了相反的行为,别人做好题图相关的RSS,我却关闭它,但相反的行为可能应该是:我把我的博客ID写上来,可能就是一种“反向形成”。

如果你在读这歌书籍,欢迎与我进行交流与留言评论。

关于看心理医生

最近一段时间自己有去看心理医生,之后和家人陪同,以为可以解决心理问题,但是和他们说的“大同小异”。

如果说要看关于我看心理医生的部分,这篇文章有可能不会在国内一众社区 5里写,可能会在海外的心理社区写:

你不知道南京的心理医生有多“愚昧”

关闭RSS的两种方法

插件

Disable Feeds,WordPress插件页面

代码

以下操作需要在“functions.php”中操作 6

网上提供关闭的代码,但地址仍然存在,不推荐:

Feed界面打开直接404:

参考链接

如何彻底移除并关闭WordPress的RSS feed

Notes:

  1. 相关文章:使用TablePlus+链接Vulr WP模版的PHPAdmin数据库
  2. 原本这也会有文章,但我就在本地写了,因即使设置私密,也难免有人暴力破解数据库
  3. 也会写出一篇读后感
  4. 群里有开发者做了一个博客聚合;同样也有不成文的规定,将自己的博客昵称写在ID之后
  5. 也许包括豆瓣
  6. 查找本文的文章我会另写一篇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